羊毛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羊毛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邓超揭注射死刑拍摄细节感觉像死了一回-【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53:16 阅读: 来源:羊毛球厂家

曹保平新片《烈日灼心》明天正式公映。该片在今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创下三位男主角邓超[微博]、段奕宏[微博]、郭涛[微博]同时拿下影帝的纪录,而之前的试映亦是好评一片。昨日,曹保平带着主演邓超和吕颂贤[微博]到深圳宣传,邓超也首次说起自己在拍摄片中注射死刑的戏份时“生死一线”的心路历程。

近年来邓超全面朝喜剧明星路线发展,在微博做段子手,在“跑男”当逗比队长,首次当导演的《分手大师》亦是不折不扣的喜剧路线。但是,《烈日灼心》却让人看到了一个压抑、焦灼、绝望的邓超。哪一个才是邓超?或许两个都是,就像当天在深圳的他,刚刚沉重地讲完自己拍《烈日灼心》的虐心经历,回头又跟在场记者嬉皮笑脸地甩段子。

正经

我恍惚了,执行导演抱着我的头哭了

那场戏,注射的场景都是真实的,虽然液体只是葡萄糖。拍了两遍,第一遍不太满意。负责注射的是医生而不是演员,他的状态有点过分紧张。我自己过去当然也没体验过死亡,拍之前觉得很焦虑,不知道应该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正式拍摄的时候,镜头从针头扎进手臂开始,我能清楚地看到回血,然后液体推进血管,镜头顺着身体里的液体慢慢推到我的脸上,然后再跟着我的眼神走到注射的仪器。那里总共有三管液体,一管接着一管循环拍摄,整个过程有点像死亡直播的感觉。我很感谢摄影师当时在我眼皮上加了一束光,那种阳光最后打在脸上的感觉。

整个过程里,我的感受是很难形容的。液体推进血管的速度很快,虽然是葡萄糖,但因为太快了还是很疼,而且你能感觉冰凉的液体在身体里走的感觉。当时我脑袋里有两个声音。一个是邓超的,他在担心和恐惧,在说“我会不会真的死掉”。另一个声音是辛小丰的,他说:“你千万别动,再挺一下,这个感觉很好……”就像我头顶上站着一个天使和一个魔鬼。那种体验对演员来说很美妙,也很变态。

拍到后来就有些恍惚了,我感觉有人抱着我的头哭,喊我的名字。后来才发现是执行导演在哭。我自己也哭了,不是为自己,是为了辛小丰,因为那一刻我感觉他真正走了。

他不用走,因为我心里给他留了房间

在拍这部戏的时候,我基本不跟别人说话。每天拍完,也不换掉戏服,就穿着协警的衣服走回酒店。段奕宏也是这样,他穿的是警服,两个人夹着帽子就回来了。刚开始两天,酒店大堂的工作人员都会吓一跳,看到制服就直觉是不是酒店出啥事了。但后来,他们也慢慢习惯了。

这个剧组里很多人都是曾经合作过的,很多人就来跟我说:超哥,你变了,你变得不理人了。我就跟他们解释,因为我在保持这个人物的状态。我平时在剧组是很婆妈的一个人,什么部门都会跑一跑,聊一聊,下午约人打球,晚上又喊大家喝上一杯。但是辛小丰应该是那种总是静静待着的人,晚上睡不好觉,总是给人心头有事的感觉。我知道自己爱笑爱聊,所以只能努力在有限的时间里向他接近一点,再接近一点。我希望自己成为辛小丰,而不是塑造他。

很多人问过我,这次我多久才从角色中走出来。我说不走了,因为我已经在心里给辛小丰留了一个房间。这个房间或许有时候会落灰,但它一直在。就像这两天电影快上映了,我又会去推开那扇门。

事实上我一点都不觉得苦,还很高兴

拍完《烈日灼心》就有很多人问我:邓超,你还走逗比路线吗?我说,其实我一直是多条腿走路,我是一只螃蟹。我觉得喜剧也好,虐心也好,都是给观众造梦。今天是个美梦,明天是个噩梦,后天或许又是什么稀奇古怪的梦。最重要的是,现在我已经有了选择做什么梦的权利,就像孩子在游乐场可以尽情选择自己喜欢的玩具,玩得尽心尽力,小脸红扑扑的。

每次说起进入角色太深走不出来,好像受了很多苦一样。其实那些都是漂亮话,事实是我觉得自己一点都不辛苦,而且还很高兴。就像拍《烈日灼心》,我是很怕水的人,但三米深的水我毫不犹豫就下去了,因为我开心,我乐意。我就是想让辛小丰活生生站在那儿,愿意让大家在那个瞬间只看到他的存在,而不是我邓超。

我也爱喜剧,而且你们别担心,我不会放弃。喜剧的观众最多,但也最容易被观众遗忘,而且做喜剧的人是没有奖项的。但我仍然觉得喜剧很重要,因为笑声是世界上最有温度的东西,我们也总是相信爱笑的人要比不爱笑的人更善良一点。虽然总是有一些逼格高的评论在说我的喜剧不好,但是你会跟憨豆聊情怀吗?不会,但这不会妨碍他的伟大,无法改变他给那么多人带来过欢乐。

很多人问我,邓超你这么逗比会精分吗?我说不会,我只想让观众精分。喜剧是篝火,我必须捍卫它。

逗比

●“应该叫We Are Family!”

——有记者问曹保平《烈日灼心》的英文名为何叫“The Dead End”,一旁的邓超插话喊出了“跑男”的台词

●“我刚说的那么投入,你怎么能出戏得这么快!”

——邓超刚讲完自己拍注射死刑戏的过程,就有记者立刻问导演别的问题,邓超假装不满,还“崩溃”地倒在椅子上捶胸

●“嘿,导演,今天只有我在!”

——记者问曹保平,三个影帝在他心里谁最重,导演正在冥思苦想如何不得罪人,邓超在一旁傲娇解围,曹保平立刻从善如流地说“好吧邓超排在头一位”

●“真的要看?里头有很多好暧昧的对话啊!”

——邓超说起陈可辛在看完《烈日灼心》后评价这是他“十几年来看过最好的中国电影”,“好到让我想骂脏话”,怕记者不信,邓超说“我有微信为证”,但当记者起哄说“拿来看看”的时候他又拿乔不肯

●“这个问题其实可以问导演,但当过导演的我其实也可以回答。”

——记者把一连串关于影片的专业问题甩给邓超,邓超假装头疼但其实很开心

●“就像我小时候看奶奶剁鱼丸馅儿,都不明白怎么早就剁成泥了还在剁?她说,因为越剁越筋道。演戏也是这样,我总觉得自己如果偷懒,辛小丰会不满意的。”

——邓超解释为何明知道死刑戏可能会被删掉部分镜头,他们还是拍了全过程

●“像我能力这么差的导演,得找多好的团队来帮我啊!但回头一想,嘿,这也是一种能力啊!”

——邓超论自己跟曹保平的差距

●“宣传的时候必须傲娇,说根本不怕啥的,其实如果早知道的话,我死都不去!”

——邓超透露当年《分手大师》碰上《变形金刚4》其实是意外,而如今《烈日灼心》遇到《终结者5》也是同样的情况,都是好莱坞大片临时插入

●“我相信这一刻有一大波痛苦的角色正在向我走来……”

——邓超预测《烈日灼心》公映后自己作为演员的地位改变

[导演释疑]

美剧观众请进来!

问题

1

片子拍到邓超接受死刑就可以结束了,为何后面还有那么长的剧情?

曹保平:按照商业片的节奏,死刑之后确实可以结束了。现在可能大家觉得有些长,那是因为观众情绪已经满足了。但对于缜密的剧作和人物的完整来讲,后面的剧情仍然是不可或缺的,这是把前面的疑问和悬念给出必要的逻辑支撑。

问题

2

部分观众看完之后表示,对剧情还是存在一些疑问,你觉得为何会这样?

曹保平:可能是因为过去的国产片里,信息量这么大的片子不太多见。这部片的信息体量和强度是更接近于美剧节奏的,但我们从前被灌输的是最懒的对信息的接收方式。我不苛求观众一遍就看明白,因为有些情节含有暗喻,有些台词轻轻一句话就带过。其实普通观众跟着节奏走,看懂还是不成问题,但如果一些对剧情感兴趣的观众想追根究底,他们可以再看一遍,相信二刷之后好多疑问就会解决了。

问题

3

这部电影在上海电影节拿下了影帝三黄蛋,它对于演员的要求到底高在哪里?

曹保平:这么说吧,很多时候我们看似简单的一场戏却隐藏着无数的前后线索,而所有的信息量却只能用演员的面部表情来呈现。你想想,这对演员的要求有多高?

问题

4

片中的几个男人都很写实,但有观众反应王珞丹[微博]的画风有些不一样,你怎么看?

曹保平:你要允许一个再好的作品里都有瑕疵。这不能怪演员,是我的问题。片子体量太大了,第一版就是200多分钟,还是精剪的。但电影总归有个平衡问题,最后我就拿掉了一些戏,让王珞丹那条故事线出现了一点问题。无论如何,虽然并不完美,但还是希望大家能看到我们努力地尊重规律地在创造一部电影。

李丽

棋牌

亚特兰之怒手机版

富豪闯三国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