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毛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羊毛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地方争夺国家能源经济中心煤炭大省最积极试验机

发布时间:2019-10-17 02:06:04 阅读: 来源:羊毛球厂家

地方争夺国家能源经济中心 煤炭大省最积极

生意社11月17日讯

“国家能源经济中心”名号,骤然吃香。 据本报不完全统计,目前,太原、秦皇岛、大连、贵州、山东、唐山、福建等地均有煤炭交易中心在建或已经投入使用。 不难发现,争夺战多出现在煤炭资源所在地和煤炭资源集散地。 各地一个不约而同的心思是,一旦冠以此名,意味着该地拥有资源产品价格的定价权、交易制度的制定权,甚至左右能源经济的发展方向。 “各地交易中心首先应服务本地,而后才能辐射全国,引领能源经济发展。”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研究员钱平凡表示。 争夺能源中心 在能源中心的建设中,山西、陕西、河北、辽宁最为积极。 如,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最近明确提出,“山西必须在战略层面上实现由‘能源基地’向‘能源中心’转变,由‘基地’式平面发展模式转向‘中心’式立体发展模式”。 山西方面计划将山西打造成为集能源原材料生产加工、技术研发、产品交易、金融服务为一体的全国性能源中心。 按照山西省政府的思路,山西省的强大影响力直接表现为煤炭定价权。实现此影响力的载体之一是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山西希望借该交易中心的运行实现价格发现、交易规则制定、交易监督管理功能,依此奠定能源经济中心的基础。 “只有将山西打造成国家能源经济中心,待煤炭枯竭后,山西仍能拥有强大影响力。如同美国的纽约并不产油,却是世界原油期货交易的重要场所之一。”山西省社科院副院长潘云分析。 不仅是煤炭大省山西,陕西和河北也有类似的做法,其中,陕西西安则主要致力于能源金融中心。 “西安市有意将金融商务区建设成为集能源、矿产资源、农副产品的区域性远期交易或期货交易中心、西部资源(31.22,-2.39,-7.11%)产权交易中心和西北能源金融中心。”西安市金融商务区管理办公室副主任亢振峰告诉记者。 与山西相似,陕西能源金融中心同样把注意力转移到资源产品价格发现和制度设计上。 根据本报记者了解,目前西部石油交易中心、陕西大宗煤炭交易电子平台市、陕西环境权交易所等多家能源交易机构落户在西安。 而位于环渤海的秦皇岛的动力煤价格指数的发布则使秦皇岛能源经济地位进一步强化。 海运煤炭网市场研究部经理李学刚介绍:“环渤海动力煤指数反映环渤海地区的秦皇岛港、天津港(8.91,-0.33,-3.57%)、曹妃甸港、京唐港、国投京唐港、黄骅港六个港口动力煤离岸平仓价格水平以及价格变动情况,能够发挥价格发现和市场引导的作用。” 大连同样不甘落后。7月6日,东北亚煤炭交易中心在大连挂牌。当日,辽宁省省长陈政高出席揭牌仪式,他在致辞中透露出他的能源经济发展思路。他说:“如果有一天,我们能在这里(大连)召开全球的煤炭交易大会,我们会更高兴。” 地方的心思 山西一直扮演“卖炭翁”角色,山西省省长王君此前称,“(60年来)山西生产煤110亿吨,外出80多亿吨”。 这不仅破坏了生态环境,且形成了单一的经济结构,转型压力之下,山西省渴望从能源生产大省向能源强省转变。 按照山西方面的设想,“以煤为基,以煤兴产,以煤兴业,多元发展”,其实现路径是:传统能源产业基地——传统能源总部——培育以能源为依托的现代产业体系——国家能源经济中心。 不过,一位煤炭行业管理人士说,“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是一家省政府直属、正厅级建制的机构。虽冠以‘中国’的名号,但未形成现代化的物流配送网络体系,‘立足山西,辐射全国’的目标也没有得到很好实现。现在看来有些不伦不类。” 再拿西安来看。尽管要打造能源金融中心,但事实上,西安地区经济总量不够大,金融业发展规模不及武汉、重庆、成都等中西部城市,金融业规模相对较小,金融业增加值占第三产业增加值和地区生产总值比重较低。 不难看出,无论是辽宁省,还是大连市均希望借助煤炭交易中心的运营,提升当地能源经济地位。 钱平凡则提醒,地方煤炭交易中心的建设应该以服务区域为主,而非定位面向全国,各地应根据客观规律和经济规律一步一步发展地方能源经济。

万能实验机度盘式

弹条拉力试验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