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毛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羊毛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穷父母面对认错亲的富儿子[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49:13 阅读: 来源:羊毛球厂家

div>

当他身患绝症,又无钱治疗时,突然有人来寻亲,认定他就是自己失散的父亲。为了治病保命他不得不“将错就错”,但良心的谴责又使他说出了真相……结局会是怎样呢?

丈夫罹患绝症,妻子倾家荡产难救夫

今年63岁的杨宏远和妻子朱玉秀自从1992年工厂倒闭后,一直靠在县城内摆水果摊艰难维持生活。2003年夏天,杨宏远突然咯血,到医院检查结果竟然是胃癌晚期!主治大夫说:“赶紧治疗,说不定还能活个三五年;如果不治疗,顶多半年的活头!”杨宏远不愿住院“烧钱”。朱玉秀坚决不从:“就是砸锅卖铁,上街讨饭,我也要治好你的病!”

杨宏远和朱玉秀生有一儿一女,儿子在山西煤矿做矿工,女儿女婿做生意赔了几十万元外出逃债3年至今未归。两个孩子都过得十分艰难。朱玉秀和丈夫摆水果摊也就够维持生计,还要补贴点钱给儿子一家,基本上没有什么积蓄。朱玉秀只好把厂里分的两间房和家里值点钱的东西都变卖了,重新租了一间不到10平米的窝棚栖身。

半年治疗下来,杨宏远的病情稍稍得到了控制。尽管仍需要继续化疗,可此时家里已是山穷水尽,杨宏远不得不出院,和妻子一起继续摆水果摊。从他生病后,儿媳妇再也不登门了,儿子偶尔从煤矿回来,也被媳妇管着不敢来看父母,儿媳怕丈夫偷偷给公婆钱。

2005年6月,杨宏远又开始咯血。大夫建议他立即做肿瘤切除手术,否则很快就会有生命危险。但是,手术费用需要六七万元,到哪儿弄这么多钱呢?朱玉秀欲哭无泪。

“孝顺儿”上门认错亲,悲情“父母”隐瞒真相图治病

可能是天无绝人之路吧, 10月的一个下午,朱玉秀正守着水果摊,有个三四十岁模样的男子走了过来,操着一口外地口音问她:“请问您是朱玉秀吗?”朱玉秀点头称是,该男子当即眼泪汪汪地上来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哽咽着说:“找到了,我总算找到了,妈妈,你叫我找得好苦啊!……”

眼前突然凭空冒出个“儿子”,朱玉秀一下子懵了。随后,“儿子”道出了原委:他叫黄良文,家住郑州。养父黄尚业腿部有残疾一生未娶,从小时候记事时起,他就听人说自己是养父花钱买来的。随着年龄的长大,他就有了寻找亲生父母的念头。但是每次他向养父询问亲生父母的情况,养父总是支支吾吾说不清楚。直到他结婚生子了,身世之谜仍然一直深深困扰着他。两年前养父去世前,终于向他道出了真相,原来,他是养父几经辗转从别人手里抱养的,养父只隐约知道他的老家在河南省光山县文殊乡朱畈村,好像父亲姓杨,母亲姓朱。父亲去世时,他和妻子邱静芝在郑州开了一家服装店,因忙于生意未能立即赶往光山县寻亲。现在生意稳定了,他让妻子在家照看生意,自己终于有了时间出来寻亲。他找到了文殊乡朱畈村,到处打听,得知在这个年龄段上丈夫姓杨、妻子姓朱的只有一家,就是杨宏远和朱玉秀夫妇,而他们也确实丢过一个孩子!但是他们已经在20多年前就被招工到县城去了。听到这些后,黄良文别提有多激动了,立即马不停蹄赶到县城里,几经辗转,终于问到了老夫妇俩的下落……

黄良文的话把朱玉秀带回了尘封已久的往事之中。那是1968年的春天,她和丈夫带着两岁的儿子红卫去邻乡赶一个庙会,庙会上人山人海,她和丈夫很快就走散了。后来她去上厕所,就把红卫放在厕所门口,但等她从厕所出来,红卫却不见了!……37年后,儿子竟奇迹般地出现在她眼前,她简直觉得自己就像是在梦里!她忍不住一把抱住黄良文,母子俩抱头痛哭。

朱玉秀把黄良文带回到出租屋。黄良文见了杨宏远后,他把朱玉秀拉过来,让老夫妻俩并排坐在床沿上,然后“扑通”跪倒在地上,认认真真磕了3个响头,算是行了认亲礼。当黄良文得知杨宏远的病情后,他心痛地拉着杨宏远瘦骨嶙峋的手,当即提出让二老跟他去郑州,在郑州为父亲治病。杨宏远不禁老泪纵横:“孩子,爸爸也没对你尽到责任,哪还要你花钱给爸爸治什么病啊。见到了你,爸爸就死而无憾了……”

尽管黄良文再三提出让父亲去郑州治病,但杨宏远和妻子觉得自己去了给儿媳妇添麻烦,而且大城市就医费用太贵昂,死活不肯答应。黄良文无奈,只好给妻子邱静芝打电话说明情况,准备留下来照顾父亲一段时间。丈夫找到了失散几十年的父亲,通情达理的邱静芝也非常高兴,立即满口答应:“你只管安心在家照顾父亲,需要钱就给我打电话,我给你汇!”

黄良文安排父亲住进了县医院,跑前跑后地亲自带着他进行全面检查,并退掉了父母租来的小窝棚,为他们重新租下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他每天都亲自去买菜、做好可口的饭菜,然后送到医院让父母吃。他还每天打洗脸、洗脚水,帮父亲洗脸洗脚。吃了一辈子苦的老俩口何曾享过这福?杨宏远不禁流着眼泪对妻子感叹:“一辈子能享这几天福,我死也值了!”

但好景不长,认亲后的第四天,杨宏远看着一直守在自己病床前的黄良文,不知怎么心里突然就一动:儿子的容貌看起来跟自己和妻子好像都不怎么相像。可是他记得,小时候儿子长得很像自己啊!这样一想,他越来越感到怀疑。难道是认错了?不可能啊,村里确实只有他丢过孩子,而且年龄和父母亲的姓氏都没错啊!中午黄良文回去做饭的时候,他趁机把妻子叫到病房外面的走廊上,悄悄对她说了自己的疑虑。朱玉秀听了也有些怀疑了,想了半天,她终于想到了一个甄别的方法:“我记得儿子的后背上有一小块胎记,回头看看良文身上有没有,不就知道了?”这一说,杨宏远也想起来红卫背上确实有大约1/3个巴掌那么大的紫红色的胎记,此时,他的心里反而十分忐忑:万一到时良文背上没有胎记,自己该怎么办?这么好的孩子,他真是舍不得啊!

朱玉秀心里更是紧张,好不容易丈夫有了救命稻草,万一真的确定认错了,那可怎么办?这事一定不能打草惊蛇!于是她想了个主意,上街给黄良文买了一件衬衣。吃完午饭后,她对黄良文说:“妈也没什么给你做见面礼,给你买了一件衬衣,你换上试试合不合身。”黄良文解衬衣的时候,朱玉秀和杨宏远都紧张得透不过气来,几乎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不敢看“儿子”的背!

但是,当黄良文脱下衬衣的时候,夫妻俩还是看到了令他们绝望的答案:良文的背上没有胎记!也就是说,他根本不是他们的儿子!两人一时都如万箭穿心,流下了伤心的泪水。黄良文见状忙关切地问:“爸、妈,你们咋了?不舒服吗?”夫妇俩赶紧强装笑颜:“没事,没事……”

痛苦的杨宏远在脑子里翻来覆去地想着一个问题:黄良文既然不是自己的孩子,那还能是谁的孩子呢?终于,他想了起来:良文是村子里已经过世近30年的老光棍杨宏运的儿子!杨宏运是个孤儿,因为游手好闲娶不着媳妇一直打光棍,后来一个名叫朱巧英的疯女子流落到村里,杨宏运便将她收留了,1年后朱巧英生了个儿子,取名叫爱国。孩子长到1岁多时,疯女子因被疯狗咬伤得狂犬病死了。几个月后,大概就在红卫丢失的前后,杨宏运便把爱国抱走不知送到哪儿去了。几年后杨宏运因病死去,很快别人就把不务正业的他和这段往事给忘了个一干二净。杨宏远不禁心里一阵颤抖:良文的亲生父母都已不在,只要他们夫妻俩不说出真相,谁也不会知道!可这不等于在骗良文吗?自己良心上怎么能过得去?他内心的煎熬让他痛苦不堪……

这时,朱玉秀跟丈夫一样,也想起了已经死去的杨宏运和疯女子朱巧英,和丈夫不同的是,她的心里反倒平静下来:良文的亲生父母都已过世多年,只要他们夫妇俩不说出来,谁都不会知道这个秘密的!因此,他们完全可以瞒着良文,继续充当他的父母,而良文也会继续为他心目中的“父亲”治病。

趁良文回家做晚饭的时候,朱玉秀对丈夫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杨宏远重重地叹了口气,说:“咱们这样做,怎么对得起良心啊!我看还是跟孩子明说了吧!”朱玉秀知道丈夫个性忠厚耿直,于是泪水涟涟地说:“你好不容易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再放弃了就只有死路一条了!你就真忍心丢下我一个孤零零的老婆子吗?你真要走了,就让我先死在你前面吧。”

面对痛不欲生的妻子,杨宏远心软了:妻子也60多岁了,儿子儿媳又不孝顺,自己要是死了,妻子还怎么活啊!自己能多陪妻子一天,就多陪她一天吧!他缓缓闭上眼睛,任泪水肆意地滑过脸颊,沉重地点了点头……

真相大白将错就错的真爱没有休止符

在对杨宏远的身体进行了半个多月的调养后,医生对黄良文说:“你父亲应及早做病灶切除手术,你赶紧筹钱吧!” 于是黄良文跟杨宏远和朱玉秀商量做手术的事情。杨宏远一想到黄良文跟自己非亲非故,能为自己进行保守治疗就不错了,哪能让他拿出几万元来帮自己做手术。便说:“良文,你们两口子挣钱也不容易,一下子拿这么多钱给我做手术,你爱人会怎么想?你的心意我领了,这个手术说什么我也不做!”朱玉秀理解丈夫的心思,也没有反对。黄良文却微笑着劝慰:“爸,你放心吧,你儿媳妇是个通情达理的人,虽然我们的服装店挣钱不多,但作为儿子,我就是借钱为你治病也是应该的!”

尽管遭到了杨宏远夫妇的反对,黄良文还是给妻子打电话,让她汇过来3万多元钱,提前交上了手术费和住院押金。医院将杨宏远的手术安排在12月6日进行。手术前夕,黄良文更是把杨宏远照顾得无微不至。这让杨宏远心里充满了内疚和不安,觉得自己就像一个骗子和罪人。黄良文越对他好,他心里的愧疚和罪恶感就越强烈。

眼见着手术的日期越来越近,杨宏远良心与私心的斗争也越来越激烈。离动手术的日子还有三天,这天中午午休时,迷迷糊糊中杨宏远发现自己被一大群人围着,人们用手指戳到他脸上骂道:“骗子,该死的骗子!”这时,黄良文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手持着大棒向他劈头盖脸地砸下来:“骗子,你还我的钱!……”杨宏远一个激灵醒了过来,感觉背上冰凉凉的,冷汗已经将床单湿透了!他挣扎着爬起来,将趴在他床边上休息的黄良文惊醒了。黄良文见他满头大汗,立即关切地问:“爸,你咋了?出这么多汗!”随即掏出纸巾来轻轻地为杨宏远擦汗。看着黄良文那关切的眼神,杨宏远的心不禁一阵颤抖,他缓缓闭上了眼睛。一辈子都堂堂正正,没有做过亏心事,不能再这样继续错下去了!他终于咬牙做出了艰难的抉择:把真相告诉良文!

此时,朱玉秀并不在医院,这是最好的说明时机。杨宏远缓缓吐了一口气,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终于脱口而出:“良文,我不是你爸爸!”

黄良文惊异地看着他:“爸爸,你说什么呢?”杨宏远艰难地说:“对不起,我早应该告诉你了,我们确实不是你的父母,你根本不用花钱来给我治病的……”

黄良文惊异地听完了杨宏远的解释,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两行痛苦的泪水滑下他的面颊,他默默地起身走出了病房。原以为找到了亲生父母的他曾经是那么激动和幸福,但是现在,自己父母的故事让他感到无比的悲怆和失落。他真的希望没有这样一段故事,他可以继续尽一个做儿女的孝心……黄良文来到病房下面的小花园内,趴在石桌上禁不住痛哭失声。

黄良文没有恨两位老人对他的欺骗,他理解他们的苦衷。他觉得,杨宏远在手术前夕将真相告诉了他,老人的忠厚与善良是可敬的。他决定将已经存入医院的几万元手术费继续留给杨宏远,自己先去找找父母的坟墓,给死去的父母烧些纸钱,然后返回郑州。做了决定之后,他又回到了病房,准备向杨宏远夫妇告别。

此时,朱玉秀也已回到了病房。她一见到黄良文,“扑通”一声就跪在他面前,泣不成声地说:“孩子,对不起,这都是我起的私心,跟你叔叔没啥关系,要恨就恨我吧!”黄良文立即将她搀扶起来:“婶婶,快起来!你们谁也没有错,我谁也不恨!”随后他说了自己的打算,朱玉秀和杨宏远不禁感激涕零:“孩子,我们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还要对我们这么好啊?”杨宏远夫妇满怀愧疚,杨宏远经过考虑之后,决定取消手术,把钱还给黄良文。朱玉秀怕当面把钱交给黄良文他不接受,便在替他收拾东西时把钱塞到了他旅行包里。

黄良文回到家中,发现了旅行包内的3万多元现金。妻子邱静芝听了丈夫的讲述,也不禁为杨宏远夫妇的不幸遭遇唏嘘不已,说:“帮人帮到底,要是这几万元能救老人的命,咱做的也值了!要不你还把钱送回去吧。”黄良文点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

在开往光山的长途车上,黄良文陷入了沉思之中。在杨宏远夫妇身边的这些日子,他真正感受到了那血浓于水的亲情,既然现在亲生父母都去世了,为什么不能把杨宏远夫妇认作父母呢?也算是圆了自己寻亲的夙愿。他于是打电话跟妻子商量,邱静芝毫不犹豫地说:“只要你愿意,我没什么不同意的!”

面对突然出现在医院的黄良文,杨宏远夫妇简直傻了,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黄良文端端正正地跪在两位老人面前,眼含着热泪说:“叔、婶,我是个没父没母的苦孩子,现在既然认了你们做父母,就算是认错了,我以后还当你们是我的亲生父母,为你们养老送终!”说完认认真真磕了三个头。杨宏远夫妇急忙抢着扶他起来:“快起来,孩子!这真是老天可怜我们啊,让我们老两口捡了你这么个好儿子!”

医院为杨宏远重新安排了手术。手术进行得非常成功,杨宏远在医院住了两个月后康复出院了。在这期间,黄良文一直待在医院里照顾他。其间,邱静芝也曾抽空来探视“公婆”。

去年,黄良文夫妇还带杨宏远夫妇一起去北戴河旅游,从没出过远门的杨宏远夫妇玩得十分开心。黄良文还定期为他们寄去生活费和补品。

尽管目前癌细胞又扩散了,杨宏远的精神状态却还不错,他自豪地说:“要不是我这个捡来的儿子,我还不知道咋样呢!为了他,我也要坚强地活下去!”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