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毛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羊毛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周彦武降准降息放水都已无力刺激经济

发布时间:2021-02-22 16:43:07 阅读: 来源:羊毛球厂家

周彦武:降准降息放水都已无力刺激经济

路透社和某些经济界人士开始憧憬降准或者降息,实际宽松货币政策毫无价值,目前的资金面已经很宽松。

大多数情况下,宽松货币政策可以刺激经济,流动性充足,利率降低会刺激企业和政府加大投资力度,然而这有一个前提就是银行对项目风险评估过关,如果银行认为是高风险项目,即便是贷款利率再高,银行都不会放款。  在没有正式出现金融产品违约之前,中国金融系统对项目风险评估是可有可无的,贷款可以展期、信托有人兜底,信用债也有人救助。任何项目对金融系统来说实际都是无风险的,公司的资质再好再差,债券收益率都没什么差别。在此种情况下,金融机构热衷于高利润的影子银行,风险都一样高低,自然要做高利润项目。有不过接连发生的信托危机、钢贸管司、债主跑路潮、债券违约打破了这个思维定势,尤其是ST超日债正式违约,银行或者说金融机构开始转变思路,银行更注重风险控制而非利润,也就是银行不怕赚的少,就怕本金也损失了。  2014年2月社会融资规模为9387亿元,比去年同期少1318亿元。其中,人民币贷款增加6445亿元,同比多增245亿元;外币贷款折合人民币增加1302亿元,同比多增153亿元;委托贷款增加799亿元,同比少增627亿元;信托贷款增加784亿元,同比少增1041亿元;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减少1411亿元,同比少减412亿元;企业债券净融资995亿元,同比少459亿元;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169亿元,同比多4亿元。2014年1-2月社会融资规模为3.54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780亿元。  我们看到银行贷款还是增加的,而影子银行融资额大跌,减少了大约1668亿,高风险的委托贷款和信托贷款融资额大幅度下滑,显示市场风险意识提高。  很明显,银行资金面很宽松。  不管是利率还是成交量,2月份以来都明显下降,资金面异常宽松。  春节过后资金面异常宽松,远远低于2013年的大部分时刻,尤其隔夜Shibor,几乎每天都在下滑,在2月末也未出现明显的上升,在人民币急剧贬值时期,也未出现丝毫的上涨,资金面很宽松。  然而经济却在明显的走弱,国家统计局的最新数据,中国1-2月城镇中国1-2月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加17.9%,预期+19.4%;1-2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加11.8%,预期+13.5%;1-2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加8.6%,预期+9.5%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加17.9%,预期+19.4%;1-2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加11.8%,预期+13.5%;1-2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加8.6%,预期+9.5%。出口大跳水,PPI跌幅扩大,还有用电量也出现了5月份以来的新低,PMI已经连续7个月下滑,并跌破荣枯线,按照这个增幅,经济很可能跌至6.0%以下,不要说7.5%了。外资投行一改去年年末的逆势看好,纷纷调低增长预期:摩根大通:将中国2014年GDP增长预期调降至7.2%。美银美林陆挺:将中国全年经济增长预期由7.6%降至7.2%,继出口重挫18.1%之后,中国工业生产、零售销售和固定投资数据也不佳。美国银行:下调一季度中国GDP预估,从8.0%调降至7.3%。  路透社和某些经济界人士开始憧憬降准或者降息,实际宽松货币政策毫无价值,目前的资金面已经很宽松,只是金融系统主动回避某些高风险领域,造成这些高风险领域信贷紧缩,流动性收紧,紧缩的原因不是存款准备金太高或利率太高,而是银行更关注本金风险而非利润,然而这些高风险领域对GDP拉动效果明显,银行收紧高风险领域的融资,GDP立刻下滑。  高风险领域不外乎三大块,房地产、政府项目和过剩产能领域。先说房地产领域,2013年房价大涨,透支了很大一部分市场,很多人提前买房,也刺激了开发商大力建设新项目,短期内房地产市场需求严重不足。进入2014年,房地产销量开始明显下滑,以北京为例,2月份截止2月23日,北京新建商品房的成交量仅为1545套,较去年同期下降61.5%,全月的成交量尚不足平时一周的数量;而二手房的成交也同样惨淡,截止25日,共成交4224套,较去年同期下降45.3%。如果这个数字的概念仍然不够明确,可以参考一下去年楼市旺季“金九银十”的销量:九月第四个星期,一周成交量曾一度达到4201套——也就是说,一周成交量大约是二月全月的三倍左右。即使是后来所说成交量持续下跌的11、12月,单周成交量也都在1500套以上。南京与杭州房价均出现松动,再加上铺天盖地的房地产崩溃论,银行收紧了个人房贷和房地产企业信贷。而三、四线房地产基本已经被舆论判了死刑,几乎没有人敢说三、四线城市房地产的正面言论,而大约20-30%信托贷款和共同基金都是瞄准三、四线城市房地产的,金融机构只会锦上添花和落井下石,决不会雪中送炭。这就成了恶性循环,缺少资金支持,房地产日子会更艰难,房地产日子艰难又会刺激银行减少资金支持,银行是房地产的推手,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把房地产推上神坛是银行,把房地产推下悬崖也是银行。  过剩产能领域,一些钢厂在这个月收到了银行的消息,称其2014年的信贷额度比2013年下滑了20%,浦发银行已经开始明显缩减对造船厂的信贷。除了砍掉部分行业的贷款,银监会还要求银行提交不同行业未偿还贷款的定期报告,其中需包括衍生品以及债务融资相关的贷款内容。特定的审计领域包括钢铁、水泥、铝冶炼、平板玻璃、船舶建造等。银行资金流入到钢贸和铜贸的情况更是让人担忧。当前中国经济各项指标加速下滑、实体需求放缓、人民币贬值打压套利交易、监管层加强银子银行监管,在这多重压力之下产能过剩行业的境况令市场忧虑加剧。尤其是煤炭相关的信托产品面临违约、超日债违约等事件的发生引发了一系列的蝴蝶效应,全球资本市场受创,大宗商品价格暴跌。包括铁矿石、铜、铝等商品很多都是企业融资的抵押品,违约进一步引发相关企业的信贷危机。这对连续多年亏损、靠借新债还旧债的行业来说是非常危险的信号。  政府建设项目则明显开工不足,实际这些政府项目投资效率低下,几乎不产生任何现金流,风险极大,但是政府官员可以从中获得丰厚的回报,这是推动政府项目大发展的主要动力,但是新一届政府一方面严控地方债规模,另一方面严厉打击贪污腐败,官员们靠项目建设带来的灰色收入成本大增。这使得政府官员们不再热衷于上马这些实际毫无价值的新项目,固定资产投资额自然下滑。  中国过去数十年的以实用主义的改革开放制造了一个金钱至上的社会价值观,这个扭曲的错误的价值观正在给中国制造越来越多的社会问题,让政府不得不为此付出高昂的成本。而此价值观导致的极度贫富悬殊让中国经济转型完全不可能实现,这个价值观同样为中国制造了一个无法解决的经济问题。经济并非是经济领域的问题,所有问题都来自人心,都来自价值观。

诺奖得主谈中国经济:一些大城市房价下跌风险大  中国经济没有大的下行压力  ——访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伯特·希勒  凭借基本面分析,以一部《非理性繁荣》准确预测了互联网泡沫,又以对“资产价格的实证分析”获得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罗伯特·希勒,近日来到中国参加由新华都商学院、《北大商业评论》和哥伦比亚大学资本与社会中心联合主办的“第二届诺贝尔奖经济学家中国峰会”。期间上证报记者带着对中国经济和股市的种种疑问对他进行了专访。言谈中,他仍然维持一贯的判断,坚定地看好中国经济和股市,隐隐担忧中国的房地产泡沫。  上证报记者:近期一些数据显示中国经济有下行压力,您认为中国经济未来增长的前景怎样?  希勒:纵观过去几十年,中国经济的表现是令人震惊的奇迹,在这么高的增速下对抗下行风险是比较容易的,西方国家看到中国居然有对经济下行的措辞是非常惊讶的。对比中国和其他国家经济发展的数据,我们并没有看到中国经济出现非常大的下行压力。目前观察到国际上对于原料铁的需求量有所下降,这可能是一个端倪,然而宏观经济没这么快反映出来。  目前的资料显示,中国经济近期内不会出现所谓的“衰退”。根据NBER数据,我们都不可能看到中国在可预见未来出现特别大的衰退。对于中国和其他新兴国家来说,现代化进程中不可能一直保持这么高的速度,这种暂时的浮动是正常的。中国要发展市场经济,任何人可以在市场上进行自由贸易,突然出现经济下滑的情况是有可能的,这本身就是市场经济带来的冲击。  上证报记者:中国现在出现了一些信贷产品违约风险,您认为中国的金融风险是否过大,政府是否需要加强监管?  希勒:金融行业肯定存在金融违约风险,信贷市场上不但有投资者还有不诚信投机分子,随着发债和贷款越来越多,让投机分子钻空子的可能性也会增加;最终贷款总量达到一个规模,危机也伴随而来。贷款之间的拆东墙补西墙以及行业之间会互相影响,没有任何一个行业可以在危机中独善其身。银行必须知道,放贷太多风险是存在的,借款人借款太多也会带来坏账累计。  不过,中国短期之内出现信贷危机是不太可能的。从另一方面来说,贷款自由化或者说利率市场化,都是市场不断推进的好现象。  政府监管有时代价是非常大的,太多监管带来的负面影响无法估计,我也很难预测。在中国谈监管非常复杂,每做一步举措都要审而慎之;但武断地说不需要监管或监管必须随处都有,都是比较极端的回答。唯一有效的决策是支付高薪酬给监管规划人员。  上证报记者:您之前一直秉持中国房地产存在泡沫的观点,您现在是否维持这一判断?  希勒:我觉得房地产价格是有可能下跌的,因为中国的房价居高不下,是有一定危险性的。比如说,北京的房价已经类似于伦敦和纽约房价这么高的位置了,换句话说,是全世界最高位的房价市场了,因此下跌风险是非常巨大的。但是我并不能预测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未来是否会崩溃,只能说有这种可能性。中国去年房地产交易频繁度非常高,造成一定泡沫,可以通过增加交易税来解决这个问题。  上证报记者:根据您的理论,一个股市是否高估看它与GDP的占比,最新测算A股市值占中国去年GDP的41%左右,您如何评估A股市场?  希勒:只有41%,我认为是比较低的一个数字。为什么呢?我觉得中国的私营经济是推动股市发展非常巨大的一个动力,这个数字不足以估计A股正确的市场现象。此外,中国股市正在加快与国际市场的融合,建立更开放的市场,这是一个好现象。  上证报记者:总体来看,中国短期和长期要实现什么目标?  希勒:中国在各方面都做得极为出色,这么多年在世界上保持了最高的GDP速度。长期来看中国一定会融入世界经济大团体中,包括人力和资本的自由流动,是对中国来说长期要实现的目标,而短期来说要达到什么目标,这个问题太技术性了,我没有具体建议。据我所知,中国比较担心环境问题,比如北京的雾霾问题。中国的发展目标长期是融入世界经济中,短期怎么做还需步步为营,看中国政府的政策和决策。(上海证券报)

牛刀:中国经济远比08年更糟 GDP再多也是枉然  1.2月份中国社会发电量的增长年化率只有5.5%,这在我的印象中大约是2008年以后的最低点,意味着中国经济已经远比2008年更差。与此同时,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跌入比2008年更低的低谷,只是反弹了三天又开始下跌,根本无力反弹。象征着中国经济增长的铜的价格出现断崖式下跌,关于铜的需求是我们对中国经济增长进行观察的一项主要指标,现在也跌到2008年的地步。在去年黄金暴跌的时候,铜只是跌破7000美元后迅速止跌,马上重新站稳在7000美元上方,而本次下跌,似乎很难再攀上7000点。  一切的迹象说明,中国面对是远比2008年更加糟糕的困境。那一年,中国不是借机实现转型,淘汰过剩的产能,而是打激素打鸡血刺激过剩的产能更加过剩,完全营造的是一场金融骗局,依赖的是高负债和无穷尽的放大信贷泡沫和房地产泡沫,维护过剩的产能,掩盖一切经济矛盾,营造一种极度虚假的繁荣,现在完全露出真相。现在只有两种资产价格维持在高位,一个是国际原油价格,2008年从147美元跌倒35美元,硬是被中国的刺激经济计划拉到100美元上方,全世界都笑了,美国也笑了,只是中国的汽油价格一路飙升,变相的成为全民买单;另一个是铁矿石价格,2008年当时是28美元,结果一路飙升到180美元,想在已经跌破120美元。因为铁矿石价格的昂贵,造成中国所有钢材企业没有利润。现在钢贸企业和钢铁企业面临全面的资金链产业链的共同崩溃。  中国经济走到今天已经走到尽头,前路只有两个字:崩溃。至于经济增长,完全是毫无用处的泡沫增长、债务增长、货币增长和信贷增长,掩盖一切危机。这种假面具,已经无情的被市场揭穿。现在不管是降准降息,还是任何金融手段货币手段都失去作用,再打鸡血只能促使所有国际资本恐慌性出逃,起到的加剧中国经济走进全面崩溃的恶性循环中,完全是反作用。  2008年在一系列所谓拉动内需改善民生的四万亿刺激的极权的特色经济的政策下,官商勾结,腐败邪恶,贪婪无度,自吹自擂,这种“由投资推动增长”在权力不受约束的作祟下,中国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单从中国政府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的四万亿经济救助资金中的1.5万亿元拔付给铁道部,酿成了今日中国高铁的悲剧,加上地方十几万亿大跃进式的投资都使中国经济进入了一场空前的泡沫经济增长的繁荣假象,这种靠土地来增加地方政府财税的收入,狂飙了一路攀升的楼市价格,繁殖了大批的蚁族,加剧了社会矛盾的恶化,而且鼠目寸光持续重投资轻制造的“短利”政策,挫伤了中国民营企业的锐气,过度轻视民企并紧缩银根导致中小企业融资极为困难,经营上陷入困境。春节期间,我专程去长三角走了一圈,很多出口企业主已经将全家人移民,将房产包括厂房设备抵押给银行,时刻准备跑路。现在已经跑路的断然不少。这一次的失业潮很快会来到。  至于什么中小微企业增加了27%,完全都是地方政府制造的假象,即使不要验资,也没有什么人去开店办厂,跑路都来不赢,还开什么厂?无人再会上当了。中国当代的专制残暴,黑恶势力,贪污腐败,荒淫无度在历史上都是少有的。一个小小的县煤炭局长,在北京、海南等地居然有35套房子,更何况那些大贪特贪们!历史将会记住中国这个时代,在虚假的繁荣下掩盖了无穷的罪恶,全民只谈钱,无人有信仰。在这场大崩溃来临之前,我们看见的是更多虚假。春晚上,董卿女士居然高声念道:GDP增长7.7。唯恐天下人不知道这是一个虚假的数据吗?毫无用处的GDP再多也是枉然。 (凤凰网)

浩宇教育官网

尚浩宇教育

浩宇教育

相关阅读